20180219一 03:19 兔子般的女孩與像貓一樣的男人,面癱的小女孩服侍貓般的男人,其實應該稱作男孩,兔子看著旅程在書本上進行,書本不厚但是內容卻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還有類似堤防邊的比賽,已經冒出些許白煙的輕型飛機,火星掉落在爸爸的附近,已滅熄。 道路細長,鋪著柏油的地方並不大,其他都是偏黃白的沙土,柏油大概三四個人的寬度,長度無法丈量。 很寬闊的地方,有很多比賽,但是有兩名黑人綁著到肩膀的頭髮,很像辮子的髮型,很多條,他們惡人。 一開始看見以為只是路過,感覺很奇怪。 第二次看見時,卻是敵意非常深重,不過對他對我互相敵視,他們身高高了自己一兩個頭,曾經擦肩而過注意到的。 我也不顧後果的直接對他們豎起中指…表達憤怒。 他們的神色更加…陰沉與算計著什麼。 雖然警告自己明明不該那麼做,卻沒辦法控制一瞬間的情緒反應,做完後開始懊悔又覺得病態的愉快。 軍方角力戰,有飛彈,年輕人出征,大約二十至三十歲的男人都在隊伍裡頭,散隊與整隊,軍服…偏黑的藍還有肩膀上的金。 天空有飛機,輕型飛機。 藍天白雲天氣很好,氣氛很好,畫面卻有種不協調。 我看著人,人也看著我,人不看著我,我看著人。 很像,堤防邊辦的比賽,人物卻不是。 敵意的兩方,與死神擦身的有兩名女性。 我認得是誰但不是很能理解,為何是那兩人。 其中一人是小愛,另一人是阿飄。 緊張著她們跑過去,有水,棧板上,扶手。 三面都是水,四方形狀的地方,緊張取代些微對於水的恐懼,扶著誰走,離開時望著不遠處的兩名男子。 憤怒。 凶手! 腦中浮現,克制自己不衝上前,卻無法克制直接豎起中指的挑釁,陰沉的兩張臉看著,病態的愉快。 貓的面前有一張桌子,貓坐的椅子很好,紅絨布白木椅,雕刻細膩光滑,所在一間房,簡潔又感到低調的華麗與驚艷,燭台金色的。 略英國某時期服裝,貓有一個家庭教師,男的。 男老師身旁有另一名…人類,已經忘記性別。 對話著。 我突然的出現他們停止對話。 面癱女孩看著我,我看了下女孩,我是兔子也不是兔子,我是誰?看著貓在沙發上懶洋洋的晃著尾巴。 黑色的貓,很美。 不過他是人並不是貓。 那,他又是誰?牠是誰? 我是誰?兔子又是誰? 還有第五個人的存在,有機械器具在附近,攝影鏡頭或是什麼已經不記得,也不曉得。 桌子是白色的茶几,雕花依舊精美,瓷杯中有褐黃色液體略清淡,是紅茶?不是,紅茶比較深黑色。 綠茶?不清楚。 清醒不清醒… 我還是繼續睡吧!莫名中途醒來的夢境04:11/彩色瓦爾道

彩色瓦爾道:15:03 呼吸 - 菅田將暉 The One[V6]THE ONES 慢六版[江南絲竹]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