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新年的幾天的普普大眾問題,有霉氣慎入/新年這幾天長輩同輩相聚,久而久之有些惱人的習慣,大家都懂              我那位嬸嬸,那位高齡的奶奶方才趁著我媽不在,暗暗背後教訓了我和妹妹兩句 不會唸書沒關係,…......要教…大的……小的還會… 她留學回來沒成就什麼,攀著我叔叔我當醫生的叔叔 我媽常跟我唸著,這女人,社交般過活的女人,我不說話多年的叔叔,每年過年 和早年看不起她的奶奶 廚房忙進出,, 每年 可憐的像奴俾,服侍著什么都不幹的男性兄弟,我高學歷家務不受婆婆重視的媽,膽小慎重的我,,,婆婆,她親口甜甜叫媽媽的婆婆 今年她終於爆了點縫,小聲唸了她高學歷區的嫂嫂,噢,的女兒 在不多年前,暴食再暴吐被她冷眼觀的那女孩 再不多年後憂鬱輟學的女孩 每年一夜領完紅包的女孩 她依舊做著好媳婦好母親好妻子, 咒罵不務家事的女人 們 女人們可憐的女人們 碗不能耽擱著不洗 菜一定得傳統道地 要主動大方 要笑要抹粉 要有點小小複雜的恐懼 我厭惡的女人,對知識和傳統和人倫道德綑得死死的女人 然後成年的我即將要學會這樣的女人/丹娜絲溫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