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覺得我壓力是找工作,可是我不敢說,你們錯了,你們不提,我也不提,我笑著,但不代表我走出來了。 我很清楚,我不開心。因為我好朋友走了,而我沒有一天不想她。 她是我青春最親密的玩伴,是我最喜愛的同窗,是我中學時期或者說人生的追趕對象,是摯友,是偶像,是對手,是支撐我前進的心靈支柱。 我們約定去旅遊,約定要到大家的婚禮,約定到白頭還要三個人在一起。 現在,只剩下兩個人。失去主軸的兩個人,感覺像要散了。鐵三角不再,夜裡一個人看著星光,獨自流淚心裡痛。 她不說,我也不說。我們都很想你,卻連提及都像會觸動傷口,鮮血直流,卻笑著回應,無從結痂。 我還走不出來,卻又不想把想念作為藉口,但我,很痛苦。 我什麼都不想做了,像你這樣耀眼的人也會隨時被死神召去,我這樣無用之人,前進了,又有何用處呢? 又想你了。 你還好嗎?沒有你的風景,沒有你的世界,很無趣。 我還沒有,接受到你的離去。對不起,長不大的我,太不堅強了。/庚斯博羅灰丹恩

歐敏鳳凰:![](//i.imgur.com/vLQsrMu.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