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是第二天,我依舊在一樣的地方等著妳,妳說會偷偷來吃,說妳是吃貨,說會來,卻讓我看不到妳。一整天,在一樣的地方,每次當有一位的客人上來時,卻等到的不是妳,真的忘了我嗎?/橄欖軍服綠急凍鳥

葛雷格的鷹:###別等不該等的人

硬木色喵喵:###我整形了,難怪你認不出我來

暗鮭紅六尾:誰?老鼠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