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無可戀/最近煩悶到不行 家裡的人一有小事一定要用唸的 明明可以好好說 我一說話就反彈更大 老實說,早就做好所有最壞打算 只是少了最後的稻草 慢性自殺是最好的解藥 妳,在嗎? 妳說距離太遠,無法維持 所以我走斷了雙腳也努力在妳附近 唯一不行的就是第一時間出現 妳說,愛是自私的,我知道 我也努力給了 現實太多無法改變跟反抗的事情 最後我能說話的人也不在了 只是想吃個飯,卻比登天還難 有人說妳是善良的 為了我才離開 但是我無法回應這個善意 我留在原地 到了最後,所有的話只能自己吞 真的吞多了,實在不行了 所有事情都亂了 寫寫內容不是要求救或是找解藥 因為我都看不了 只是在等待消失的那一天 每天都有結束的想法 但是,我只能拼命的換上不一樣的面具面對不一樣的人 堅強嗎?不,他很脆弱 開朗嗎?不,他的笑都是冷的/傑夫耳鳥

礦藍隆隆岩:撐下去,等到可以工作的時候就去工作,能力夠了就搬出去吧,這是最佳解藥,家人永遠是家人分不開的

珊瑚紅地鼠:同是天涯淪落人...... 我的老婆跑了,上有高堂,下有..... 我的職業是吹蕭客, 後來我要去跳河, 雇了一條舢舨, 我想吹完人生最後一曲再跳, 因為我還沒付船夫錢, 後來有個傻子(姓蘇,名字忘了)唱歌。我就跟著伴奏,因為他也沒錢吧。 他聽我伴奏,可能愛上我,搭訕說:啊你吹那麼糾結,是有心事吧。 我想這都被看出來,就說是的。 他開始跟我講古,說什麼曹操多強,現在還不是死了。(可能要告訴我......我不知道) 他可能喝醉了。 他又扯到,什麼只要我想要,天上的星星月亮都是我的。(可能要說什麼都沒有,也不用怕吧,啊你那麼窮誰信你) 我肯定他醉了。 但我也醉了。 醒來想跳淡水河, 但已經靠岸了 靠爸啊! 然後船夫揪我的領子要我付錢, 我就在左岸當那卡西。 現在還沒還完。因為那個姓蘇的跑了。 你想跳河,帶我一起跳吧。 啊錢幫我轉入一個帳號,我教你怎麼操作,你有興趣聯絡我。。。。

蒂納珂茵:遠距離真的好難維持... 即使再愛,卻因為看不到,所以容易胡思亂想,最後仍然失去 因此我看不到你的難過,你也看不到我的焦慮,更重要的是無法確信彼此的真心 很多人都以為遠距離分了,都不會難過太久...他們錯了,這難過更是無法言語,難過到必須偽裝自己過的很開心,即使明明每分每秒每個地方,都會一直看到他的影子,卻還要不停催眠自己:「我才沒那麼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