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好一陣子沒有上來寫日記了,翻了翻之前寫的,都是默默紀錄自己痛苦的時刻。 那麼,現在的自己,是否覺得好些了呢? 望著鏡中的自己,因腦部創傷而留下的破碎記性,早已忘卻親生父母的詳細樣貌,現在的我無法確認自己的容貌究竟是偏像父親,或是更像母親一些。 但無論像誰,我都不會因此感到開心或者其他的正面情緒。 活過二十幾個年頭,親生父母給予的一切,如今還殘存於腦海的,僅有一片看不見盡頭的苦海。 我能夠在這片苦海艱辛地生存,則是靠著自己的意志建造出僅足以我一人乘搭的小船,在一波又一波的滔天巨浪拍打下吃力地往前邁進。 好累,但是必須活著。因為仍然渴望看見海平面彼方的曙光。/金色妙蛙草

卡杰奇野馬:向前看,人生還有好多美好的事物,以前過去了,重要的是現在跟未來

金色妙蛙草:謝謝,理智上是知道的,只是心裡未痊癒的傷口總是會隱隱作痛,但還是謝謝你的打氣。

卡杰奇野馬:向前看,這三個字,是一個長輩送給我的.傷口痛還是會痛,但多想現在跟未來,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一起加油吧.^^

金色妙蛙草:好的,我會努力,謝謝。

珊瑚紅地鼠:加油啊!船長。

金色妙蛙草:謝謝你的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