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名疑惑,驕傲?不驕傲?/縮在自己安逸的舒適圈裡。  本以為這樣就好。 但看著其他人如孔雀般張揚自己的成就。  開始感到疑惑,究竟這樣…… 到底有什麼意義? 例如寫了文章,在群內欲言又止地說自己寫得不好,不敢獻醜,卻也在他人鼓吹下放出,可又在短短幾分鐘後收回。 我以為,想寫文,只要不是為了牟利、求生存,喜好般的創作,寫而開心便是。 放出來給同好間閱覽,若不是有自信,若就是需要點評。 我自認寫文贅字不少、偶有言不達意,算是中下程度。 但每一文字必定盡力還原角色語氣、能甜便甜、能暖便暖。 每一篇作品都是心力、心血、是努力的成果,浸滿想回報給粉絲的心意。 能有一個人肯閱讀,都是開心的事。 不論評語,願意抓錯,對我而言都是莫大鼓勵。 所以無法理解欲放不放、放後又嫌棄自己寫得不好所以回收的想法與行為。 不曾想這樣,也是某種過度自信的驕傲嗎?/威奇爾勞娜

保羅的河馬:通篇都是「我認為」。當然,這很一般,也本該如此。 你認為的,只能代表你自己。僅此而已。 其他人認為的,就是你文中所不認為的。不是嗎。 這世界,本就是如此。 你認為是對的、正確的。 對方未必是這麼認為的。 因為,生活當中的許多事情,都不是數學。 數學,有真假。非真即假,有明確的答案。嚴格的規範。 但生活當中,當牽扯定義、意義時,可就是「百家爭鳴」、「看誰的人多」、「人多就是正義」、「勝者為王」。

威奇爾勞娜:所以,我選擇匿名在這裡抒發情緒,而不是選擇當下對當事人說什麼。 畢竟說多了,總顯得是不是高傲還是其他心理。 因為這都是我個人的情緒。 我很清楚這件事。

保羅的河馬:由此可見,你算是滿在意、在乎他人對自己的看法與評價。 當然,是人,都會在意、在乎。 只是程度的多寡。 / 所以,看到「做自己」的那種人,你心理,就會不平衡。 因為做自己等於不在意、不在乎他人怎麼看、怎麼想、怎麼評價。 就只是遵照自己內心。 我想,這樣的人,可能是樓主羨慕又嫉妒外加討厭的人。對吧。

威奇爾勞娜:不。 如果做自己不會造成他人困擾,我會欣賞,並且替對方感到開心。 如果書寫的文章富有邏輯性,而不是牛頭不對馬嘴,我也樂於替對方宣傳。 討厭的對象,真要說實際例子,我怕爆中之。 就不舉例了。

保羅的河馬:講到「邏輯」。 樓主真的認為,包含數學,真的有所謂的『真』邏輯嗎? 我指的是嚴格定義的那種。

威奇爾勞娜:老實說,我看不懂你這段想表達的東西。 你是要跟我說,這個世界上對於真假的定義嗎?

保羅的河馬:我要表達的是。樓主認為的「沒有邏輯。」其實也是一種邏輯。 或者是說,樓主不同意某文,所以用「沒有邏輯、邏輯不通」等言詞來表示自己的不認同。 也可能是樓主看不懂、看不出來文裡之間的邏輯,所以自然認為沒有邏輯。

威奇爾勞娜:所以我想你大概搞錯一件事。 我沒有敘述任何關於文章的內容。 如果你想討論是否真實,不應該找我。 去找想討論這些話題的人才對? 我不認為對於一個物體是紅色,硬要為了自己以為的華麗,扭曲成黑色,會是一個正常的邏輯。 所謂的邏輯在構思上,雖然可以質疑,但不會失去他正式的大眾定義,不然討論永遠不會有結果。 沒有參考值,何來討論價值? 為了避免任何爆中之的可能,我不會敘述任何相關文章的細節。 與其跟我討論我不會直接形容的文章。 不如停止您的猜測。 不論您的猜測是否真實。 我都不可能為了維護自身利益,就打破設定好的底線。 即便遭到誤會,就只能誤會。 羅生門的事情,就只會是羅生門。 既然沒有可能拿出證據訴求任何說詞。 您跟我討論這些有意義嗎?

威奇爾勞娜:然後又要說我惱羞成怒或是三緘其口的話。 我好像也不能為了證明的清白,說什麼。 也沒必要向您證明什麼。

保羅的河馬:價值、意義這種,是人定義的。 所以,也是人找出來的。 / 顏色,其實是個很有意思的議題。 這個可甚至以延伸至當紅的「視覺辨識」領域裡。 也就是人工智慧裡的一個子領域裡。 / 蘋果是紅色的嗎? 那是從,人的觀點來看的。 (我相信你看到這裡,你會無法認同 歷史當中,許多哲學家、科學家、科學哲學家,就視覺上面,討論過很多很有意思的議題。 若有興趣的話,可搜尋、搜尋。

保羅的河馬:然後,「欲放不放、放後又嫌棄自己寫得不好所以回收的想法與行為」。 / 來說說「情書」吧。 / 為什麼要寫情書?為什麼會寫情書? 當然,原因有百百種。 但大致脫離不了「表達心意」、「請求關係(也就是成為男女朋友啦)」。 好,寫完了情書後,到了「要不要送出」的選擇、抉擇。 假設送出去了,是不是會有各種擔心、猜測與矛盾。 擔心對方沒看到,擔心被對方的友人看到,或擔心被老師長輩看到。 猜測。 猜測對方看到後,會有什麼反應。 矛盾。 因為害怕被拒絕,所以後悔送出情書,想收回來。 這些,都是「人」,會有的行為。 這些,在「某角度、視角、層面而言」是沒有邏輯的,或邏輯不通的,或邏輯出現矛盾的。 那你說,這些,是不是邏輯? / 阿要送就送啊,扭扭捏捏做什麼! 阿要告白就告白啊,擔心害怕什麼! 阿送出去就送出去了啊,還想那些做什麼! 對,這些都對。 但,也都不對。 對是因為,講的對。 扭捏、擔心、害怕,無助於成功交往;唯有面對正視才有機會。 而不對的地方在於,很抱歉,這,就是「人性」。 人性,就是那麼「矛盾」,就是那麼「扭捏」、就是那麼「矯揉造作。」 / 如果不是,那麼請問:「矯揉造作」這句話,是怎麼來的? 「扭捏」這句詞,怎會會是從元.關漢卿出來的? 當然,還可以列舉更多。 / 也就是,你所認為的,沒有邏輯、邏輯不通,事實上,本就如此。 因為,人,就是如此。

亮珊瑚色變色龍:頻率不對,怎麼講都沒有用,版主大大辛苦了。

保羅的河馬:就跟無聊人士,特地來看河馬回覆一樣,真是辛苦了

保羅的河馬:喔對了,突然想到要跟無聊的變色龍講,與皮可西互加Telegram好友,是幾個月前的事。 而最近,邀她至群組裡,認識大夥們,則是最近的事。

威奇爾勞娜:溝通跟長篇大論的前提下是,有人願意觀看。 沒意願觀看,或是沒有人理解。 你浪費時間,也刷不出你想表達的意境。 對許多人人而言,通篇只是廢話而已。 . 我說過,你希望跟人聊哲學,你可以找喜歡這一區塊的人,你才能有所收穫。 不然對著門外漢說通篇道理,最多,也只是顯出高傲自負的自以為是。 . 道理是用來說服人。 說服人,要用的道理,則是透過許多種陳述的方式,與對方調整頻率。 如果只是想用自己的說詞硬要他人理解接受,而完全不顧別人是否理解。 我就請問一個問題。 你出於什麼身份,做這些定論與論述,要別人觀看比理解呢? . 我不排斥你來長篇大論。 但我不會去細看。 . 因為對我而言,最開始我已經很明確表達,我不想與你討論這種哲學問題。 堅持是你的自由。 不聽,是所有人的選擇之一。 只是我想告訴你:不論說什麼東西,「尊重」跟「禮貌」是什麼,希望你還知道其含義。 . 更直白的說就是:「雖然通篇騙字數,但還是謝謝你的留言。」

保羅的河馬:###緣木求魚

亮珊瑚色變色龍:非常好的說法....... 但你似乎忘了,所謂的答案就是選擇,一個人的選擇未必會是最好的,但一定是為自己深思熟慮且適合自己的。 你的意見多數帶有強制性,對方不服你意見,你就一昧的辯論,甚至忽略對方的選擇權,不要忘了,那是別人的選擇,你講在多也只會是意見,如果你的回覆留有餘地的讓對方去做選擇,我想你會比較明白什麼叫尊重。 最可憐的是你從沒有對你自己說過的話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