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現在到地是怎樣,就因為一件小事,你就要把事情搞成這樣嗎?好啊!你要玩我就陪你玩到底。我從頭到尾都沒有說我不洗碗,我只是先上樓寫功課而已,是你自己自作多情,把我搞的好像不孝女一樣,我沒有覺得我是國小生,是你把我當國小生看,我已經國一了,你還把我當國小一年級耍,你說我是畜生,我看你才是畜生吧,自己的情緒都控制不了,你有資格說我嗎,我試著包容你,試著忍你,你卻越來越過分,你要這樣一直下去嗎?之前那個善解人意的叔叔到哪去了?我想念我們以前相處的時光,你能不能乖乖的按時吃藥,趕快把病治好,不過...等你治好,我應該也嫁人了,算了吧....../妮奇的猞猁

珊瑚紅地鼠:聽起來你對被親人誤解、指責感到很生氣,超級生氣,但又有點內疚。

伊凡德琴恩:吃藥治療?! 我聯想到"我們與惡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