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情人/我跟她的故事,說來也話長。 姑且簡稱她為W,我是B 我跟W算是在工作上認識的,一開始對於她也只是莫名的抱有尊敬與些許的好感,隨著長時間相處下來,對W的好感也愈來愈強烈。 我在追W的期間其實是有女友的,我跟女友也同居多年,諷刺的是我早已不愛她,因為她對我的佔有太強大導致我也變得軟弱麻木,不願意跟她當面講清楚我想分手的事情⋯⋯ W她其實也是有一個交往一陣子的男友,她跟她男友分隔兩地,偶爾一個月見面一次。 剛開始W發現我對於她有特殊好感的時候只是微微保持距離,後來因為我常常陪伴她上班也常常對她做很多小貼心的回饋,也許是那些種種累積,W某天邀請我到她家吃飯。 那次是我跟她最接近的一刻,因為我當時下班很疲憊了,W讓我躺在她腿上,溫柔的幫我按摩也摸摸我的頭。這是我從未在歷任還有現任女友身上得到過的溫柔⋯也許是她的平穩與溫柔的特質吸引了我,從那一刻起我跟她也莫名的變得曖昧親蜜。 隔沒多久,大概快一個月過去了。 那一晚,我親吻了W。她沒有拒絕我,也回應了我的吻。又在此之後的某天晚上,她再度邀請我到她家,而且還允許我過夜。一個健康身體的成年人怎可能低檔這樣的誘惑⋯⋯所以我們渡過了一晚美好甜蜜激情也愧疚現任伴侶的時光⋯⋯ 而現在我也跟W同居,但我們沒有交往。 而她也沒有打算跟男友分手,我則是跟女友分手,專心的陪伴著她。 只是想來與陌生人聊過天而已⋯⋯ 明明知道這樣的關係不正常,但沒有辦法跟她說再見也無法拒絕她帶給我的溫柔 人是犯賤的。 即使會受傷,我依然選擇等待她愛她![](//i.imgur.com/1isody0.jpg)/多爾芬的短吻鱷

愛克索的長臂猿:聽起來是段前路漫漫且不會被祝福的愛情,但感情這種事又有誰有資格插手呢…唉…只是兄臺,你真是勇敢,若是我是W的男友,說不準會有一天衝進房間叫你簽本票啊

多爾芬的短吻鱷:我也有思考過這問題,不過W她說她男友是一個對一切莫不在乎無所謂的人,對於W也只是例行性的關心互相道早晚安,固定每天分享彼此的生活鎖事。 當W需要人陪伴的時候,她男友也不是馬上就殺下來陪她。都要等見面時間到才會默默的出現。我就是那個傻子,當W需要人陪的時候我都是第一個陪,每天接送她上下班,中午陪她吃飯,幫她分攤工作的事情⋯⋯ 我也許只是W寂寞需求底下的陪襯品,但這也是我自己的選擇。也許我真的愛她而不是迷戀她吧?

愛克索的長臂猿:W說的話不過是為了降低自身的罪惡感罷了 為了說服自己偷吃是因為男友的問題

多爾芬的短吻鱷:我們是不能被公開的關係⋯⋯ 也許那天W她想明白了,我也只能默默祝福她找到幸福,然後我就會消失在她的世界裡吧⋯⋯

暗卡其色古蜥蜴:W愛她男友嗎? W愛你嗎?

多爾芬的短吻鱷:喜歡一定有,但愛就沒有

鋼青色大比鳥:愛上了要抽身總是困難的

多爾芬的短吻鱷:就其實可以抽,只是真的不想也不願意離開她

鋼青色大比鳥:真令人感到心疼呀

多爾芬的短吻鱷:只能說我選擇了這條路⋯不管未來如何發展,也是自己自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