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夢/我做了兩遍一樣的夢,但角色不同。 那是一次家庭旅遊, 我們家搭很長的車才到那裡, 那樓很陰暗破舊,有點像鬼屋, 爸爸每次都會在搭車的時候把自己喝醉, 都要先回家,我媽則是受傷先去房間休息。 在中途都會認識一隻會說話的機器人或傀儡, 一開始和善,但後來發現它只要看到兩對一樣的東西, 就會戳其中一個,例如:眼睛。 我們進去那個類似鬼屋的樓時,都會有個老奶奶來迎接, 她是一個穿紫色洋裝的老奶奶,她不駝背, 手上有皺紋,戴很多戒指, 她會讓我們吃飯,而且都是吃咖哩, 吃完會介紹她的珠寶, 她的珠寶會說話,而且很傲嬌, 每次我都跟要她們道歉。 因為我害怕機器人戳我眼睛,還有這間詭異的樓, 那個老奶奶都會坐著搖椅,抱著我,說:沒事不要怕, 我會叫他們不要那樣的。,她很溫暖,但我從來都沒看過她的臉 ,只知道她可能是個母雞,是這間鬼屋的主人,她的丈夫和兒子 常吵架。 後來我和我哥去洗澡,我們家有兩個哥哥, 每次一進去浴室都會有霧,而且還有粉色的霧, 後來就會出現一個美女,當然是沒看到什麼啦, 只知道她皮膚很白,好像是外國金髮的女生, 另外哥哥對她也沒什麼興趣。 結局怎麼了我也不清楚,反正最後一家都會平安的到家。 這個夢真的挺有魔幻的感覺,但其實有點像惡夢, 每次都讓我感到不安,但後來都沒事。/腥紅頑皮雷彈

中藍桃芝:所以牌支的號碼的幾號🤔🤔🤔 逼牌中…😤😤😤

葛雷格的鷹:###這夢還真奇怪

玻莉的隼:兩次分別是什麼角色

珊瑚紅地鼠:不負責任解夢師:(悲觀版,因為好的解夢師總該為人做最壞打算) ●長途旅行暗示人生趨向老病死衰的必然命運。 ●父親、母親先回房暗示早你離開 ★或更深層:暗示內在社會規範(父親)在面對衰老等危機時無法支持你,尤其喝醉酒暗示內在良知失去判斷能力。 ●母親暗示安全感,受傷表示面對老病死衰時失去安全感。 ●機器人暗示物質誘惑,乍似吸引人,但結果會要你付出代價。 ●美女暗示性誘惑。 ●老婆婆暗示生命中冥冥相助的貴人,寶石戒指象徵各種力量與美德,只是由於你心靈不成熟,無法辨認出她,甚至會懷疑她,把她當成母雞(?)。 ●回到家僅意味著人生最終將死亡 ....解完好黑暗啊,受不了的話,去買份車輪餅配珍奶壓壓驚吧。 ....看看就好,不用過份認真。

玻莉的隼:車輪餅跟珍奶暗示什麼?

珊瑚紅地鼠:歐!糟糕,那暗示物質誘惑:在你享受甜食同時,注意力被轉移而鬆懈了。 我給了機器人式的建議XD (那或許也暗示我喜歡吃甜食,不小心寫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