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同性戀是對?是錯?/最近對這個話題有點敏感/黃蜂野兔

橙色鷂:我不支持,我不反對。 就是這樣。

諾古力的大猩猩:沒有對和錯 只要互相尊重跟理解就好了

黃蜂野兔:有的人總是只想到自己,從沒學過尊重別人是什麼

諾古力的大猩猩:因為 不是自己啊 沒有人能夠感受別人的感同身受 所以相對的 有些人沒辦法理解

珊瑚紅地鼠:很簡要地分享我的看法: 0\.  長期而言,能產生幸福的,稱為對(或善);反之,在未來產生痛苦的,稱為錯(或惡)。 1\. 視「同性性行為」能帶來長遠幸福,是錯誤的。 反之,了解長遠幸福靠的不是性行為,是正確的。 2\.  用「暴力脅迫的方式」對待性傾向為同性戀的「人」,是錯誤的。 反之,用理解、寬容、悲憫對待同性戀者,是正確的。 #人跟行為應該分開;因為同性戀者,同時也是個人,和異性戀一樣可愛的人。

珊瑚紅地鼠:3\.  因為支持同性性行為,所以把主流的「性倫理」當作歧視而全盤否定,也是錯誤的。 反之,尊重主流「性倫理」的貢獻;但同時為因此受暴力對待的少數保留空間,以融入社會,實現他們身為人的其它價值。是正確的。

妮娜普都:都是人有什麼不對的嗎? 重點是又沒傷害到別人!

珊瑚紅地鼠:的確,都是人,因此需要尊重;但尊重不是沒有界線。行為對錯仍得辨清。 它是「看似」沒傷害。很多傷害是短期難以察覺,長期卻一發不可收拾的。 比如我噴一次殺蟲劑,當下感覺對人沒傷害;但你、他、隔壁的阿美,和一些討厭蚊子甚至螞蟻的人,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噴殺蟲劑,結果是生態崩潰。這種例子不勝枚舉,社會生態也是。 比如曾經有位忠臣,勸國王吃飯不該用象牙筷(國王的小確幸吧),用一般木筷就好。 國王覺得沒什麼大不了,又不害人,所以不聽。 但習慣用象牙筷後,就覺得要用金碗來搭配。 習慣用金碗,自然不會盛家常料理,而要配山珍海味。 吃山珍海味,怎麼會住小木屋呢?當然要配豪宅宮殿。 住豪宅宮殿,當然配美人囉,玩樂自然也要夠盡興....漸漸的,國王的行徑越加豪奢誇張,民怨四起,死了很多人後,國王最後也自焚而死 這是真實故事。 國王就是商紂王。 誇張的行徑就是酒池肉林,男女裸體奔逐。 結局是死了一票人。 起因是用一雙不會害人的象牙筷。 *  *   *  無關我是或不是同志,我只知道改法律,修制度、和人民相習成俗,影響是很大的。 一個概念,放到龍蛇混雜、三教九流的複雜社會中,長期下來的影響是什麼?值得思索。 *  *  * 不過以上言論不該被解讀為,支持以暴力方式對待同性戀者。 因為非暴力原則高於這一項性倫理

珊瑚紅地鼠:以上也不該被解讀為「法律應該禁止。」 考量法律「強制」(帶點暴力)且容易「僵化」的特質,保留空間給性少數,有其必要。 但倫理或美德,考量它有指導人心及「積極」的特質,不應該含糊或只求低標。 法律上接受,不必然倫理上也要是對的;反之,倫理良善的,不必然就要賦予法律的強制力。 因此,同性性行為,就短期不立即傷害人而言,似無對錯,所以法律毋須禁止。甚至就相互撫養或醫療代理而言,應該用專法保留空間。 但就長期不可預料的連鎖效應來說,倫理與風俗需要明辨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