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分享一則故事/我的故事。 小學一年至三年級是我最黑暗的童年,且每週二、四的英文補習是我最痛苦的時間。 我家是務農的,大人沒什麼多餘的時間照顧我以及我哥與我弟,所以我們三個一放學就是直接去安親班直到晚上9:00。每週二、四是我們三個最恐懼的時候,每一次去每一次被打手心,雙手總是紅腫痲痹無痛感;每一次去每一次被羞辱,老師總是大聲與全班同學說:「他們三個沒什麼前途啦,看看他們,每次叫到都不會唸,是啞巴啊,還有叫你們三個背單字是有困難哦......。」(其實,有次我發現到老師心目中的又乖家裡又有錢的女生考試時作弊,結果我和老師告狀,老師卻罵我多管閒事) 我們三個在如此的地獄活了三年,直到多我兩歲姐姐也來這補英文後看見這狀況才跟我媽媽講,離開了那裡後我哥哥再也不觸碰英文,即便是段考我哥寧可猜一猜也不再學習英文,而我與我弟則是能讀能背但卻不會說英文/妍妍薔蜜

葛雷格的鷹:###祝你有撥雲見日的一天

愛克索的長臂猿:無關英文,過去的事情就讓它過去吧,但英文真的很重要 等到要用時才去責怪安親班老師,不能改變什麼,對吧

妍妍薔蜜:嗯 確實不能怪她,畢竟怪也怪不了,只是我只要一被點到名我就會很慌張很害怕已經嚴重到成過度呼吸了

愛克索的長臂猿:會過去的,你很勇敢且願意面對自己的心魔,這很了不起

珊瑚紅地鼠:身體的情緒反應是想保護我們 要怎麼告訴身心「謝謝你啦,現在我已經不是小時候那個無助的我,你們可以不用這樣反應啦」?值得探究。

費賓蟾蜍:辛苦了 我從來沒去過安親班

妍妍薔蜜:我們三個是因為家裡的長輩都很忙無法照顧我們,加上我們三個常常被堂兄姐欺負,媽媽不想看我們被欺負,所有寧可花錢讓我們在外面待著也不想讓我們受欺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