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蛇/這些年來和朋友之間的關係疏遠了,也許他們會忘了我的存在,又或許是我自己刻意,在我的生活裡,唯一不能讓自己被拋棄的方式,就是先拋棄他們。 我不敢回覆他們的訊息,因為他們總會讓我想起身為正常人應有的模樣。---廢青 我很慶幸擁有一個聽我說到哭的人,他是唯一一個聽完我的話不反駁的人,然後當我說我想做這個做那個,他跟我說「好,你慢慢來,我們就一個一個完成R,你有什麼不會都可以問我」 第一次問的時候,感覺怕怕的,擔心成為負擔,但是幾次之後,那份真誠的心是可以感覺得到的,謝謝你。/芙蘿塔莎

布萊恩的斑鳩:我也有和你一樣的情況... 但我還在尋找那個能理解我的人

芙蘿塔莎:你一定可以的,雖然目前那個人還找不到,如果你願意,可以跟我聊聊,希望可以讓你有個紓壓的感覺。

布萊恩的斑鳩:謝謝你 但這要怎麼和你聊呢